江苏省文明办与南通大学合作共建 江苏高校人文社会科学校外研究基地
先进典型
当前位置: 首页> 先进典型
李素芝
发布日期: 2011-11-07 阅读人数: {浏览次数}

人物小传

李素芝,中共党员,1954年4月出生,山东临沂人,1970年12月入伍,大学文化。1976年7月毕业于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并留校,1976年12月自愿进藏在边防部队任军医,现任西藏军区副司令员兼西藏军区总医院院长、主任医师、博士生导师,专业技术3级,少将军衔。

在西藏工作31年,李素芝外科主刀30多年,手术13000多例,抢救垂危病人、实施重大手术600多例。先后发表有价值的学术论文30篇,获得科技成果奖30项,开展新技术134项,其中17项创世界医学奇迹、32项属国内首创、34项填补高原医学空白,获国家和军队科技进步奖20项。他跑遍西藏边防连队和哨所,行程逾百万公里,为军民巡诊21万余人次。

2004年6月被评为全军“优秀共产党员”、2004年9月被西藏自治区党委和政府授予“全区民族团结进步先进个人”荣誉称号;2005年5月被国务院授予“全国民族团结进步模范个人”荣誉称号。2006年5月,军委主席胡锦涛签署通令,给李素芝记一等功一次。

荣获“全国道德模范”的西藏军区副司令员兼军区总医院院长李素芝少将,从北京领奖返回拉萨当天,就出现在医院病房里。

如果那时我医术好,卓玛就不会死”

卓玛是个藏族姑娘,她的年龄被永远定格在18岁。

1976年,22岁的李素芝从上海第二军医大学毕业,因成绩优异被留在该校附属的上海市长海医院工作。半年后,他主动申请支援西藏边防。进藏后,他被分到山南地区部队医院,他要求下基层卫生队。在边防一团,李素芝跑遍每个连队、哨所,为每个官兵建立了健康档案。

1978年,李素芝调到西藏军区总医院工作,主管的第一个病人就是先天性心脏病患者卓玛。他们之间曾有一段对话:

“你能治好我的心(脏)吗?”

“我相信你这种病是能够治疗的。你相信我吗?”

“我们西藏人都相信金珠玛米,请你一定治好我的病。”

“相信我,卓玛,我一定要治好你的病!”

然而,7天后,卓玛的心脏却停止了跳动。临终前,姑娘渴望生存的眼睛紧紧地盯住李素芝。当白床单盖住卓玛时,李素芝为自己回天乏术又羞又愧。

西藏是先天性心脏病高发区,发病率是内地的两倍以上。西藏《高原先天性心脏病普查报告》显示:近2万名受检人员,患有先天性心脏病者达60名。治疗先天性心脏病最有效的方法是实施心脏手术,可是,在这样的高海拔地区做心脏手术国外没有先例,国内更是无人敢问津。

为了攻克这个世界性难题,李素芝决定从动物实验入手。缺少实验设备,他就拿工资买。没有实验动物,他就和伙伴们到野外抓野狗。为掌握第一手资料,他干脆住进实验室,与野狗一同生活,身上经常被野狗抓得一道道伤痕。

那些年,只要医院有人回内地,李素芝就会把购买实验器材的钱、清单、草图,赔着笑脸送到人面前:“帮帮忙,这个东西我急用。”次数多了,回内地的同志也会主动找上门:“李医生,这次要带点啥?” 最使李素芝难为情的是到医院各个食堂,为实验用的狗讨狗食。实验旺期,他天天要为10来条实验狗讨食,有时还讨得小心翼翼,生怕厨师给脸色看,

“师傅,那几个剩馒头都给我吧。”

“这碗饭别倒掉,倒到我的盆里好吗?”

漫长而乏味的实验一做就是20年,历经200多次失败。每当想打退堂鼓时,他眼前就闪出卓玛那双眼睛。1996年3月,李素芝担任西藏军区总医院院长。当有了百分之百的把握时,李素芝决定自己主刀。选择谁来做第一例手术?军人病员没有现成的病例,藏族病员没有志愿者。

他想到妻子姐姐的6岁孙女莹莹:“如果首例手术失败,宁负家人,也不能负藏族人民。” 2000年11月10日,历经2小时46分钟,莹莹手术成功了!这是世界首例海拔3700米以上高原浅低温心脏不停跳心内直视手术。

人们向李素芝祝贺,他却说:“让病人整整等了20年,作为医生,我心里有愧啊!” 李素芝行医30多年,主刀手术13000多例,抢救垂危病人、重大手术600多例,无一例失误,被誉为“高原一把刀”。

有人问:“你已是院长,不怕万一手术失败影响名声吗?” 李素芝说:“我是院长,更是医生,是医生就要有精湛的技术,要永远把患者挂在心上。”

为了国防事业我连累了大家,心里很内疚”

高原疾病研究、高山病防治等方面走在世界前列,其中17项创世界医学奇迹,32项属国内首创,34项填补高原医学空白;西藏急性高山病发病率从20世纪80年代的50%— 60%,下降到现在的2%—3%,治愈率达到100%,驻藏部队连续10年没有一名官兵因急性高山病死亡……

说起西藏军区总医院的这些成就,李素芝说:“这是全院官兵无私奉献换来的,为了国防事业我连累了大家,心里很内疚!”

西藏高寒缺氧,生活环境艰苦,有条件的自然想往内地调。但是,为了国防和医院建设,李素芝不得不狠下心来,想方设法拴心留人,壮大人才队伍。

医生黄承良进入第三军医大学攻读研究生,毕业后却不想进藏工作。为动员黄承良回医院工作,李素芝利用出差机会多次绕道重庆做工作,有一次还坐等了一夜,终以真情打动了他。黄承良后来才得知,西藏军区之前已下令要求27名研究生全部回藏,李院长完全不必“七顾茅庐”。如今,黄承良已是医院脑外科副主任。

留人重在留心,留心就须用情。军医李先茂回家探望病重的父亲时,看到妻子既要照顾3岁的女儿和卧病在床的母亲,又要服侍住院的父亲,内心非常自责。这时,家乡的私立医院以高薪向他招手。李先茂向医院连发了3封转业报告,李素芝不忍心再留他。

送别那天,李素芝紧紧握住李先茂的手,话语中饱蘸感情:“我已向第一军医大学领导请求,你虽然转业了,但你的博士后可以继续读,这对你以后的发展有好处。”

李先茂沉默了。临上车,他突然扔下行李,说:“院长,我不走了,我一辈子都不走了!”刹那间,在场人全落下泪来……

如今,李先茂已是医院的技术骨干、学科带头人。在李素芝的关怀下,他的家庭困难也得到了解决。打造高原医学人才方阵,是李素芝最大的心愿。李素芝意识到,一 个人不能代表医院的水平,只有医疗队伍整体水平的提升,才能有所作为,而要想留住人才,必须给他们创造良好的学习、工作和科研平台。

在这里,每个分配到总医院的院校毕业生,一下飞机,就能看见欢迎他们的巨大横幅;每位取得硕士资格的医生,一进总医院,就能分配到一套住房;硕士研究生毕 业、获得副主任医师以上专业技术职称者,不论职务高低、军龄长短,生活待遇同院领导一样,并优先晋职、晋级、晋衔;被送到内地攻读硕士、博士学位或外出进 修的越来越多,李素芝上手术台的时候,带的人也越来越多。李素芝经常说:“我最大的快乐,是看到医院比我强的人越来越多。”西藏首例腹腔镜手术在总医院获得成功后,每逢有人向他祝贺时,他总是把功劳往助手身上推:“腹腔镜手术是刘厚东主刀的。” 李素芝初任院长时,医院只有1名硕士生。现在,全院有5名博士后、14名博士和48名硕士,临床医护人员全部达到本科以上学历,初步形成一支老中青医疗专家梯次队伍。

我没有照顾好家人,欠他们太多”

李素芝出生在山东临沂,6个孩子中,最受父母疼爱的是他,最没尽到孝心的也是他。

1999年正月,老家一连打来几个电话:母亲病危!此时,李素芝的体外循环心内直视手术动物试验正进入攻坚阶段。等他忙完赶到家时,母亲已去世3天。他在母亲灵柩前守了3天3夜,伤心地大哭了一场。为弥补过错,他含着泪给父亲按摩了3个多小时。

年近8旬的父亲看到儿子心神不宁的样子,摆摆手:“我知道你工作忙,还是早点回去吧。”没想到,两个月后,父亲叫着李素芝的小名病逝了!

李素芝亏欠的,除了对父母的孝,还有对妻儿的爱。妻子郭淑琴是与李素芝一起进藏的同学。为让丈夫安心工作,她默默支撑着整个家。1982年3月,女儿楠楠出生后,就被送到郭淑琴姐姐家寄养。楠楠13岁时,姨妈病逝,女儿无人照顾。李素芝利用出差的机会,顺路到大连看望女儿。李素芝进藏30多年来,回内地休假的时间不到半年,和女儿相处时间更短。由于对父亲陌生,女儿望着“从天边边回来的爸爸”,既不回答他的问话,更不叫他“爸爸”。

同女儿生活10天,无论他怎么表现,女儿最多冲他笑笑,就是不叫“爸爸”。夜晚,望着女儿天真的睡容,李素芝止不住泪水长流。 回到高原,他同妻子商量,让她转业回内地照顾楠楠。此时,郭淑琴已是医院妇产科主任,她理解丈夫的心情,也热爱自己在高原的事业。两难选择,郭淑琴做出了牺牲,转业到大连一家职工医院工作。

让李素芝感慨的是,女儿直到18岁,才终于喊出了第一声“爸爸”!妻子转业后,同事和街坊由于长期不见她丈夫,都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她,背地里有的说她没有丈夫,有的说她夫妻感情不好,性直的干脆当面问她。委屈得她在电话里哽咽道:“哪怕你回来转转,让他们知道你还没死也好啊!”然而,好不容易回趟家的李素芝,到了大连竟然找不着家门!

经过这些年,郭淑琴已不再在乎别人说什么了,“只要他身体好,只要他能为部队官兵和西藏老百姓多做些事情,我吃点苦不算啥,不会拖他后腿。”

说起这些,李素芝语带苦涩:“我没有照顾好家人,欠他们太多!”楠楠考上军校后,才渐渐读懂了爸爸。2003年毕业时,她主动要求到西藏工作。曾经不理解父亲的女儿,最终选择了父亲的道路。 (徐锦庚)

模范感言

我是院长,更是医生,是医生就要有精湛的技术,要永远把患者挂在心上。